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移动互联网时代,教育机构只有采用线上线下想结合的营销模式,才能走的更远!

2020年09月12日 10:18

教育培训行业一直是人们口中的朝阳产业,但是近年来却出现了很多教育培训机构破产、倒闭、跑路的情况,有的教育培训机构甚至还没开多久就倒闭了,是什么原因致使这些教育培训机构纷纷倒闭?今天小编啊少就给大家分析下教育培训机构短命的原因。


教育培训机构本身利润低

教育培训机构的经营成本非常高,光是门店租金费用一年下来就要数十万,加上市场推广的费用也要数万以上,还有教师薪资这些人工成本的费用,都是一笔高昂的费用。

据统计了解,一家教育培训机构至少要收100个学生才能做到不亏本。可想而知,教育培训机构的经营利润有多低。没有足够的生源量支撑难免陷入倒闭的尴尬场面。

没有自己的文化底蕴

很多教育培训机构的门面装修得很有文化气息,可是机构本身的文化底蕴却是特别薄弱,没有自己的主打教学产品,没有形成自己的核心文化。所以,这样的机构难免冷清,因为没有任何吸引力,教学产品不吸引人,科目不吸引人,谁买单?

机构自身定位不稳定

很多培训机构在经营的过程中都会犯一个毛病,就是随意更改自己的机构定位,教育培训机构的定位、发展方向应该是在成立之前就策划确定好,在之后的经营过程中由始至终的以它为发展路线,如果想到什么就改什么,一定做不长久,因为留不住客。

没有好的师资团队

一家教育培训机构如果没有好的老师,肯定是没有好的生源量的,问题在于教育是一个长期的化学反应过程,好的老师可以产生好的口碑,好的口碑可以让现有的学员引荐来更多学生,不好的老师不仅会砸了机构的口碑,失去现有的学员,还很难再得到新的学员。

课程定价偏差过大

很多教育培训机构在制定课程价格时都有盲目跟风抬高价格的情况,比如有的教育培训机构看到同行课程定价高时,就跟着其他培训机构一样定价,导致家长嫌弃课程价高,而失去了生源,最后停业告终。

教育培训机构如果不想因为不懂课程定价而导致经验失败倒闭,就要学会在给课程定价时考虑课程的附加值,也就是你想给课程定高价要考虑你给多少附加值。

附加值是指附加在产品原有价值上的新价值,附加值的实现在于通过有效的营销手段进行联接。比如说某个产品直接销售是5元,通过包装后销售10元,那这个产品的附加值就是5元。一般来说,一个产品的附加值高低应该与产品利润高低成正比。


那么,教育培训机构应该如何做才能避免破产倒闭的命运?

现在很多教育培训机构规模化程度不高,缺乏教育营销策划能力以及招生渠道开发与管理能力,像这样的机构想要长期稳定发展,可以考虑通过第三方招生服务平台拓展更多生源渠道。

现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教育培训机构单打独斗已经行不通了,学会合作才能快速发展和共赢。换句话说,做教育的只有优秀的商业运营才能有发展空间。想要有优秀的商业运营,还需学会第三方招生服务平台合作,常见的第三方招生服务平台现在有很多,比如考生网,像这些专业的招生平台可以帮助机构提升自身的招生管理水平,确保机构生源数量、质量和学费收入。

教育培训行业最核心的竞争力就是教学内容和教学结果,想要做好教育培训行业的经营,一定要认真研究教育教学,提升教师团队的综合素质和教学水平。千万不能有侥幸心理,不要以为把学生家长骗进来,教学质量随便糊弄两下就可以,一旦有这样的经营心态早晚倒闭。最后,小编想说,教育培训行业是个令人尊敬的行业,做教育的机构本身应该尊重教育,才能在这个行业越做越好!你们觉得呢?


相关推荐

租客惠:实现商家良性运转

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7月16日 11:14

租客惠:让每个商家在平台内实现自身梦想

“住房”再次成为2020两会热度关键词,住房问题也一直是国内关注的热点事件。而与住形影不离的食,自疫情爆发以来,也曾一度霸上热度榜。前段时间,众多商家要求某外卖平台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垄断条款,降低外卖服务佣金事件,由此引发众多网友的热论和批判。疫情期间,很多餐饮业暂不供应堂食,仅以外卖形式出售。本以为商家会因为到店就食的人减少,外卖订单增多,可以大赚一波,结果却因平台佣金过高导致商家自身收入减少。不少商家为了赚取更多盈利,只能提高原有价格,造成后来网友投诉的不良结果。现在,我们生活中所常见的外卖平台,多采用区域加盟代理模式快速发展壮大。这种模式虽然可以快速的回笼资金,节省很多人力物力。但却存在很多风险,外卖平台生意火爆,不断的上调抽点,压榨了商家的利润。上面讲述的案例,则是证明了这种发展现状的弊端。餐饮业的商家该如何做,才能在与外卖平台合作时,以最小的价格涨幅获取最大的利润,这是很多现存餐饮商家正在考虑的问题。其实,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商家寻找到更多更合适的平台进行合作,例如租客网就是一个合适的平台。在此提醒广大商家,用租客网,成为一名租客用户,你会有想不到的惊喜哦!租客网平台内,“租客惠”是一个专门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优惠的项目。在这里,作为租客用户的你可以享受租客惠带来的福利。你在吃喝玩乐之前,可以先领取优惠券再下单,这样就能享受最低价,达到花最少的钱来满足自己生活需求的目的。而作为商家,入驻“租客惠”,则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提供的大流量,实现商家营业额的增长,从而提高自身品牌的知名度。在这里,商家入驻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抽成,不需要通过提高价格来挽救流失的盈利。目前,餐饮业商家在平台发展的现状属于“割韭菜式”的野蛮生长阶段,而租客惠的出现则是将这种现状转为整合提升阶段。在租客惠项目里,商家可以更好的满足用户需求,同时实现商家的良性运转。作为商家,你还在为寻找平台而烦忧吗?如果是,请你了解一下租客网,它可以为你提供一个舒适、安心、稳定的环境,让每个商家在平台内实现自己的梦想。

2020年06月30日 11:45

游戏公司防沉迷系统形同虚设 政府和社会一起亮红黄牌

江苏省消保委近日发布了未成年人游戏充值、直播打赏调查报告,对虎牙、斗鱼、哔哩哔哩、花椒、酷狗以及和平精英、王者荣耀、第五人格、开心消消乐等18家直播平台及手游APP调查发现,存在实名认证、青少年保护模式流于形式,诱导打赏等问题。从江苏省消保委的曝光来看,情况不可谓不严重。例如,本次调查中9款游戏均可以通过其他账号如微信、QQ、邮箱、手机号码等注册或点击授权直接登录,实名认证流于形式。斗鱼、TT语音在个人资料中即使填写了未成年人年龄信息,系统也不会自动跳转青少年模式,必须手动设定。从以上信息可以看出,这些直播及手游平台并没有将对外宣传的“青少年保护”放在心上,各项操作程序频频出现“后门”,让懵懂青少年可以轻易登录。而之所以出现如此现象,或许是因为在某种程度上,相比于成年人用户,青少年用户更容易成为直播及手游平台的“优质客户”。在直播、游戏等五花八门的诱惑下,缺乏辨识能力和自制力的孩子很容易沉迷其中,一方面耗费大量时间、精力,造成自身身心受损,另一方面则会让不知情的家长蒙受经济损失。“防沉迷系统”失灵,本质上还是直播及手游平台的利益天平失衡。其实,对于青少年“防沉迷系统”,不仅现有的认证程序可以起到作用,还可以通过诸如人脸识别等“实人认证”方式,进一步起到防火墙作用。但是,如果部分直播及手游平台本身就存在运营考量上的过度逐利,那么任何平台自律及创新都会沦为空中楼阁。显然,面对“防沉迷系统”失灵,来自外部监管的强化更为重要。从政府监管层面而言,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的《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已经明确了对青少年使用网络游戏的相关限制,面对江苏省消保委所曝光的部分手游企业无视规定行为,有关部门应尽快追究其责任。当然,对于青少年的游戏、直播“网瘾”治理还可进一步扩大覆盖领域,将直播等各类上网形式都涵盖其中,明确要求所有网络服务平台都应设立针对未成年人的“防沉迷系统”,不得存在例外,从而构建更为完整的青少年保护网络。此外,激活社会监督力量,也是推动对各类网络平台履责的重要手段。类似于江苏省消保委的社会监督案例应该加以推广,各地消保委、青少年保护组织等应加大投入,对青少年上网问题进行常态化监督,通过调查、取证、曝光、向有关部门投诉、为民众提供公益诉讼等各类途径,加大未成年人保护力度。可以设想一下,如果直播、手游等平台时刻处于无数双“眼睛”的紧盯之下,其打监管擦边球的行为是否会逐步收敛?而对于包括直播及手游在内各类网络平台的违规行为,监管部门不妨探索以红黄牌制度矫正。根据网络平台在青少年保护上的不作为乃至违规,根据其情节严重程度,分别予以曝光、约谈、强制性定期下线乃至永远下线的处罚,让网络平台明白监管红线不可逾越,侵犯青少年权益的行为将付出沉重代价,从而不敢逾越。如果平台自律不到位,政府和社会不妨形成监管合力,一起亮出“红黄牌”

2020年04月21日 02:29